第二十一章偏月落凤

小说:阴倌法医 作者:天工匠人 我要报错
????身为黄家弟子,为黄家出马效力,是分内之事。

????但是,那通常都是弟子出马,替人平事,为黄家仙堂积累功德。像昨天这样,黄家亲自送事物上门,并且下达指示,即便是在五大仙堂中,也是极为鲜有的。

????正因为如此,白晶才不敢怠慢,为了有所突破,她昨晚没有回住所,而是留在了31号,也就是她现在的办公室里。

????白晶不算是娇生惯养,但能把茅台当水喝的人,经济能力也是不一般。后街的老屋子没有供暖,但新装修的办公室里,高功率的空调拼命鼓吹,房间里也是温暖如春。

????白晶平常替人平事,都是借助黄家的力量,然而这次黄家并没有给她指派帮手。除去弟子的身份,她就只是个律师,要替一块‘石头’翻案,哪是她能做到的,就更别说验尸了。

????苦思冥想到半夜,也没个头绪。她虽然不觉得困乏,但头疼的厉害,就想去沙发上躺一会儿。

????可是刚从椅子里站起来,房间里的灯忽然闪了两下,灭了。

????白晶当时就以为是房屋老旧,停电了,打亮手机的闪光灯,想要出去察看电表箱。刚走到门口,猛不丁看到的一幕,直把她吓得一哆嗦。

????她本人是比较时髦现代的,所以房子虽然老,但完全是按照正规写字楼的标准装修的。

????这间屋子的门,也被她改成了双层的玻璃门。

????那时,在闪光灯的照射下,她忽然从关着的玻璃门上,看到身后多了一个人!

????这人乍一看,比她矮了得有半截,仔细一看,却像是跪在地上的。

????因为反光,她实在看不清那人的脸。

????再怎么说,白晶也是黄家弟子,是见过‘世面’的,最初的惊吓过后,她立刻就冷静下来,快速的转过身。

????然而,除了角落里的假山石,房间里哪有什么是她不熟悉的?又哪有什么人?

????白晶只以为自己看花眼了,在她而言,也只有这一个可能。

????如果屋里真进来了什么‘不干净’的东西,她是不可能感应不到的。

????然而,当她转过身,再次想要出门的时候,玻璃门上那个人影,居然又出现了!

????这次她还是看不清那人的样子,但很明显,那人和她之间的距离,拉近了许多。

????同样的动作,又重复了一次。

????等白晶第三次转身面向大门的时候,玻璃上映出的那个人影,竟已经几乎是贴到了她的身后!

????即便白晶胆子再大,也是真吓毛了。

????通过镜子,看着那人,不敢再回头,只暗暗提了口气,双手捏起了黄家传授的法诀。

????可平常足能够令鬼魅震慑的法诀,此刻竟丝毫不起作用。

????只见那人缓缓抬起头,并且发出了声音:

????“你死吧……死吧,你死了,他就能活;你死了,他就能活……”

????那跪着的人,就只是不断重复着这两句话。那声音就像是用指甲抠水泥地,又像是用铁簸箕刮石板,要多瘆人有多瘆人,直刺激的白晶头皮发痒,牙根儿一阵阵发酸。

????白晶倒也没彻底慌乱,灵机一动,直接关了闪光灯。

????房间内陷入黑暗,玻璃门上就只隐约能看到,白晶自己的身影,那人就像是被黑暗吞噬,再也看不到了。

????可是,人虽然看不到,魔咒般的声音却还在继续,而且越来越清晰,到了最后,竟像是附在白晶耳边发出的一样!

????白晶是真怕了,一咬牙,就想拉开门冲出去。

????然而,门是拉开了。

????可门才只拉开一条缝,外面就突然伸进来一只惨白的手,直抓向白晶的手腕!

????纵使白晶反应快,及时缩回了手,那只手的指甲,也还是扫到了她的手背。

????而那只突然伸进来的怪手,在门合上的一瞬间,也如闪电般缩了回去。

????白晶惊魂未定,突然又发现,门上似乎是多了点什么东西。

????万不得已,她只能再次硬着头皮打开了闪光灯。

????那个刺耳的声音还不断的在她耳边重复着相同的话,但那跪着的人影却没再现身。

????事实是,比起这两者,白晶那时所看到的,简直要可怕百倍千倍。

????面前的玻璃门上,竟多了几行字。

????那字似乎是用血所书,笔画还在向下蜿蜒流淌!

????……

????说到这里,白晶脸色变得煞白,使劲闭了闭眼,也没能止住颤抖,再睁开眼时,却满是恨意的看着我:

????“你告诉我,那是什么字?”

????我眼盯着她,缓缓的说:

????“你我既有婚约,你就要履行约定。等到吉时,我便迎你过门。”

????白晶身子猛然一震,竟上前一把揪住我脖领子:“果然是你!”

????我举起双手做投降状:“你冷静点听我说!前头你一直说什么阴缘阳缘,我很难不往那方面想!你连那个跪着的家伙都不怎么怕,说到门上的血字,却浑身发抖。但凡逻辑清楚,我就会顺着你往下想,所以才这么说!”

????见白晶兀自激动不已,我握住她的手,轻轻放下,想了想说:“跟我来。”

????回到屋里,我反手指着玻璃门,“你能吓成这样,对那些字的印象一定很深。现在……”

????我找到一支记号笔,拔掉笔帽递给她,又指了指门:

????“对方鬼鬼祟祟,当然不会留下痕迹。所以,只能是你凭借记忆,把现场恢复给我看。”

????白晶是律师,很轻易就明白我的意图。

????然而她犹豫半晌,却只在门上写了两个半字,就哆嗦的更厉害,再也写不下去了。

????老古和癞痢头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癞痢头直接走到我身边,小声问我:“她这是咋回事啊?”

????我冲他摇摇头,拿出手机,对着白晶写的字拍了照片,收起手机,对白晶笑笑:

????“原来,你属鸡啊!俗话说鸡狗不到头,白马犯青牛。呵,看来咱俩是真不合适,硬要在一块儿,铁定鸡犬不宁。”

????癞痢头恍然大悟:“癸酉……原来她想写的,是生辰八字?后边是个‘立’,那就是‘辛酉月’?她是八月生人?”

????我点点头,笑着对白晶说:

????“你当时是真吓坏了,所以虽然看清了那些血字的内容,但印象最深,也是最让你觉得害怕和不可思议的,还是你自己的生辰八字。”

????“不对!大大的不对!”

????癞痢头突然一挥手,“所谓‘鸡狗不到头,白马犯青牛,羊鼠一旦休,蛇虎如刀绞,青龙见兔泪交流’云云,不过是民间传言,信则有不信则无。但是她既是偏月栖梧桐的落凤命格,就算能够出马,也绝不应该是黄家弟子才对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木耳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rpxs.com/book/86571/1229/